无川行于树

我的犹豫的性格致使我痛失所爱,不对就是不对没什么好说的,这些天也许是被唤醒了奇怪的记忆,总是在絮絮叨叨过去的事情,闷闷的上着课,画着画,想着人,都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,可是回响这个东西啊,真难,最近挂在嘴上的,总是一句,做人真难啊,缘分真难啊。失去的人,不能再问。再厚的脸皮也有张不开嘴的时候,好想你啊,好想你啊。
好想你啊

搬个家,把摸鱼发出去。就这样有没有人看也希望她们见到光

大学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写生,去了福建,湿润的空气和持续的高温,3点钟爬起来围观的太阳,还有脚边温热的浪花。嘿,不要忘记了我啊。

突然想更新自己这段时间的发发